掌趣科技(300315.CN)

华谊兄弟战路歧,《八佰》单骑救主急 | 正叔茶馆

时间:20-08-20 07:52    来源:和讯

《投资者网》曹圣明

明天,《八佰》就要在全国上映了,这给濒临退市边缘的华谊兄弟(300027,股吧)(300027.SZ)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资本市场上,《八佰》8月2日定档前后,华谊兄弟股价反弹明显。若以4月2日的最低点3.21元/股至8月14日的阶段性报收高点6.37元/股计算,反弹幅度高达98%,市值回升高达88亿元。

但是,若以上市以来的最高点91.80元计算,跌幅则超过90%。若以2018年的高点10.84元计算,跌幅也超过40%。

同时,由K线图可以看出,华谊兄弟2009年10月30日上市以来,股价尽管也冲击过几次高峰,比如2009年10月30日当天的91.80元、2013年10月的81.80元、2015年6月的64.45元,但总体而观,呈现出的却是震荡下滑的态势。

时至今日,王氏在华谊兄弟的身家,保守评估缩水高达90%以上。

根据《正经社》此前发布的相关研判,集“中国华纳”、“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等美誉于一身的华谊兄弟的这个股价走势,跟其光彩夺目却危机潜伏的商业模式高度吻合。

01

路径依赖埋祸根

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俩1994年创立的华谊兄弟,1998年尝到投资冯小刚的《没完没了》、姜文的《鬼子来了》的甜头后,正式进入电影行业。此后长达20来年的时间里,总计推出了近100部高人气作品,总共创造了200多亿元的电影票房。

绑定冯小刚后,“流水的女主角,不变的冯小刚”的说法盛行一时。鼎峰时期,“娱乐产业明星驱动IP”、“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也成了王氏兄弟传经布道的口头禅。

但由此潜伏的问题却很快爆发。2010年前后,明星出逃危机不期而至。前前后后,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葛优等一干当红明星,相继另立门户。尽管王中军强硬地声称“华谊兄弟缺了谁都行”,却仍然在2013年宣布了“去电影单一化”战略,冀望以此摆脱对明星的单一依赖。

这一步,却又带来了两大危机:不仅花费巨资打造的线下电影小镇类衍生产品没能变成聚宝盆,由于重心转移,2014年的电影主业也亏得一塌糊涂——这一年的电影发行份额只有2%,票房收入不到2.5亿元,被头部电影制作公司甩开了距离。

在这之前,连续10多部电影都让华谊兄弟赚得盆满钵满的冯小刚,却在《1942》上打了个败仗:华谊兄弟对这部电影的总投资高达2.5亿元,最终票房却不到4亿元,仅仅账面亏损就超过1个亿。

等王中军2015年反应过来、准备重回电影主业时,发现已经没有明星可用了。但是,路径依赖强烈的他并没有改变之前做电影的套路,仍然选择收购明星自己的制作公司:以7.56亿元的高价收购了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70%股权。

资本市场颇为关注的是,这家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而且被收购时才刚刚成立一天。合理的解释,只剩下了李晨、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等明星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资本市场颇为哗然的是,对于冯小刚,华谊兄弟的操作更是离谱。2016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冯小刚东阳美拉70%的股权。然而,这家公司的资产总额仅有1.36万元,负债则为1.91万元,实际账面净资产为负0.55万元。

换句话说,王中军用10个亿买了个资产为负的公司。很快,这种用资本绑定明星的布局,毫无悬念地落入了“商誉减值”困境。

02

电影能力并不突出

2018年,范冰冰事件爆发,流量明星模式的隐患迅速展露无遗。当年,华谊兄弟出现了上市十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骤降231.97%。

2019年,亏损幅度进一步加大,净利润亏损额近40亿元,同比骤减262.3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滑也高达84.48%,只剩下了0.90亿元。

也就是说,仅仅2018和2019这两年,华谊兄弟的亏损额就高达50亿元。但这并不是结束: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只有2.29亿元,同比下降61.38%;净利润为-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

这同时意味着,如果2020年再报亏损,华谊兄弟就将不得不作别心爱的股市,“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桂冠也只好成为美好的回忆。

2020年5月,深交所向华谊兄弟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要求其结合经营模式、结算方式、信用政策、收入确认原则以及所处行业监管政策等因素,说明2019年年度业绩出现巨亏、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出现大幅下滑以及影视娱乐业务毛利率同比下滑45.33%的原因和改善措施。

须得重视的是,顺风顺水时期,华谊兄弟还为自己埋下了另一祸根:不务正业。

《正经社》梳理发现,2018年之前,华谊兄弟一直表现出较强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营收从2006年的1.24亿元一路增长到2017年的39.46亿元,净利润更是从2006年的2356万元暴增至2017年的9.87亿元;净利润的最高记录出现在2015年,达到了12.1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2017年9年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48.55亿元,2018年、2019年又用两年时间几乎全部亏掉了。

不过,2013年之后,华谊兄弟的净利润中对外投资收益就占了主流。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7年间,华谊兄弟累计实现净利润42.39亿元,投资收益累计贡献了其中的35.84亿元,占比高达84.55%。

也就是说,比较而言,声名显赫的影视龙头华谊兄弟,电影制作和盈利能力并不强劲,投资能力却很突出。上市后,两个老板不停地用筹集来的资金对外进行股权投资,在经济向上发展、文化产业得到充分释放时,这些动作收益丰厚。

然而,2019年资本市场趋冷时,两位老板的很多投资又都变成了亏损。

多重打击之下,华谊兄弟现金流压力空前。《正经社》梳理财报发现,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华谊兄弟的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21.55亿元、5.54亿元、2.68亿元,呈现出大幅缩水且有随时枯竭可能的态势。同时,2020 第一季度,资产负债率高达54.38%,超过行业的平均水平和光线传媒(300251,股吧)的13.56%;流动负债合计达到47.9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高达20.75亿元,即将到期的长期银行借款6.67亿元;流动资产合计仅有29.70亿元,其中,货币资金只有2.68亿元。

03

“解扣”的关键要素

万般无奈之下,王氏兄弟不得不通过卖字画、卖豪宅等方式回款自救,还双双通过反复股权质押、解押、再质押的方式获取资金,如今,二人名下90%以上、接近100%的华谊兄弟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这里,颇为显性的潜在危机是:如果股价仍然继续下行,两位实控人已经质押的股份就有可能被平仓,进而导致华谊兄弟控制权的动荡与变更。

华谊兄弟也不得不到处筹钱:2017年,先后清仓式减持所持掌趣科技(300315)(300315,股吧)、银汉科技股份,分别套现24.74亿元、6.47亿元;

2020年4月29日,华谊兄弟披露将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

7月31日,公告与招商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将向其提供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的非承诺性综合授信额度;

接下来,如果《八佰》的票房果真能如愿卖到15亿元以上,不仅将会极大地缓解财务危机,还能在相当程度上提升华谊兄弟自身的士气。

但这个士气能持续多久,却有待时间的检验。原因,还是在于资金压力和市场机会。

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还曾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但是,阿里影业却为这笔贷款提了一个条件:未来几年华谊兄弟要投拍不少于20部主流电影,并且将其中的大多数交给阿里影业发行。根据王中磊的公开宣告,2020年下半年,华谊兄弟还要投入拍摄的新片为3-4部新片

《正经社》评论员认为,这相当于进一步加大了华谊兄弟自身的资金压力,并变得更加输不起——如前所述,其作品并非没有落败的案例;反观最近三年来,票房最高的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也才勉强突破6亿元,远远不及最初的10亿元回本预期。

有业内人士向正经社强调,跟华谊兄弟磕磕绊绊的状况相反,2019年中国电影(600977,股吧)市场迎来了少有的爆发式增长:国内总票房达到642.66亿元,同比增幅5.4%;城市院线总观影人次达到17.27亿。

从年初的《流浪地球》到暑期档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几部非常典型的国产电影彻底撑起了电影票房,也让内容为王成为2019年中国电影的主题词。

那些抓住新机遇的电影公司大多大赚了一笔。比如,光线传媒凭借《哪吒之魔童降世》,2019年第三季度单季实现净利润10.04亿元,同比增加463.33%;而博纳影业不仅凭“中国骄傲三部曲”再创佳绩,也为中国新主流电影开辟了道路。

《正经社》评论员认为,无论是流量明星或是IP,都无法等同于好的内容生产力,也无法为华谊兄弟带来持久的竞争力。决定一部电影好坏的前提并不是大导演大制作和大明星,认认真真讲好故事、认认真真传递感情,才是一部电影票房的基础。

积极的信号在于,王中磊在主导回归电影主业的同时,也正在倾力加强内容生产能力。因为他知道,这才是能否“解扣”的关键要素。

近些年来,华谊兄弟的投资者一直在持续出逃。截至最新定期报告日期3月31日,华谊兄弟股东人数(户),已从2018年2月28日同比增长4.61%后的14.15万户,一路减少到了10.22万户。【思维财经&正经社出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