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沉默一年的华谊兄弟:反思花钱大手大脚 控制商誉水平

时间:2020-02-05 15:50    来源:和讯

    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在危机中已经沉默两年,危中求机的突围,已经箭在弦上。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这场战役中,文化传媒行业虽然经历春节档取消、电影院停止营业、影视剧停止拍摄等困难。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文化传媒企业、艺人个人主动捐款捐物奉献爱心。

有人发现,在大年三十这天,华谊兄弟低调捐赠100万元人民币,是文化传媒界最早捐款的企业之一。

其实2019年,对华谊兄弟来说,是成立25年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能低调的捐出100万元现金且基本没有做任何宣传,对于沉默一年的华谊兄弟来说,不容易,因为华谊兄弟自己也面临着危机。

不久前华谊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在给员工发出的信中警醒员工们:

“希望电影团队能清楚地认识到,电影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要求电影团队尽快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不要再守着以前的功劳簿纸上谈兵,用真正的信念和实际的行动证明能力。”

1月23日,华谊兄弟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6,715.71万元~396,215.71万元。

公告显示,亏损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1.报告期内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

2.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拟对长期股权投资、商誉及其他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而此时,华谊兄弟在危机中已经沉默两年,危中求机的突围,已经箭在弦上。

1.

/ 内容突围 /

有媒体曾调查过券商分析师以及电影同行,他们表示:“华谊还是懂内容的,只要好好回归内容,它不是没有牌”。

1994年,王中军和兄弟王中磊一起创建了华谊兄弟。

王中军兄弟对于文娱资源的运作能力和对影视行业发展规律为人称道,当时华谊兄弟在每一个关键的节点都踩准了时代的脉搏。

鼎盛时期,华谊兄弟曾坐拥中国艺人经纪的大半个江山,拥有中国影视行业超过一半的艺人。2009年,华谊兄弟登陆A股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如今,华谊兄弟还是这对影视行业闯荡的兄弟操盘,只是江湖不再是旧日的江湖。

这就是王中磊在全员信中所说的功劳簿,王中军不久前也在采访中直言:“格局早就变了。现在电影产量之大,好电影之分散,不是一部电影造就一个明星的时代。”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王中军说:“都要去想想今天能做什么,不要贪恋过去,还是要把这个行业吃透。”

在文化传媒领域想要吃透行业,还是要看内容方面的实力。

曾经华谊出品的电影占中国年票房25%,而且几乎都是主投主控,2019年虽然遭遇了电影的暂时挫败,但是,华谊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丰富的制作经验、商业模式创新能力、全产业链资源整合能力。

另外,在中国影视发展史上,华谊兄弟是最早与国外影视企业开启合作的民营影视公司,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的综合能力可能会因为环境的暂时变化而埋没,但是华谊在内容方面早已领跑行业20余年。

虽然2019华谊兄弟在电影上水花不大,但也不乏精品电视剧集:

华谊兄弟出品的电视剧《光荣时代》凭借优秀品质和超高口碑,斩获“影视榜样2019年度创新剧集”称号。

华谊兄弟剧集作品《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在典礼上荣获“2019年中国超级潜力IP评选TOP20”奖项。

在2020年,华谊兄弟将有多部储备作品上映。

目前已完成制作由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将择期上映:

常远的新作、联合长在笑点上的沈腾和实力小花李沁《温暖的抱抱》:

还有星爷的《美人鱼2》:

此外还有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原名《阴阳师 》)、陆川导演的新片《749局》、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2.

/ 商业模式突围 /

除了内容上的突围外,华谊兄弟最早在2014年提出“去电影单一化”战略。

彼时,董事长王中军提出,由于电影市场变化太大,如果华谊的业务仅开展电影一项,很容易陷入困境,因此,华谊要寻求多元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和压力。2019年初,华谊兄弟明确提出“影视+实景”新商业模式,集中全部注意力和资源,打造核心主营“尖刀班”。

2019年,在实景娱乐方面,华谊兄弟各实景项目稳步推进。

2019年9月,华谊兄弟旗下第四个实景项目——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园,在国庆期间与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和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形成良好联动,四地接待游客近50万人次。

▲长沙、苏州、海口的华谊兄弟实景娱乐项目

其中,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试运营刚一周便迎来国庆长假客流高峰,累计接待游客近20万人次,一度成为郑州网红打卡地。

▲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国庆期间的游览盛况

随着多个项目陆续落地并获得市场认可,华谊兄弟实景项目矩阵已经初步形成,先发优势、矩阵优势都将进一步扩大。

重要影片没上映就意味着几乎没收入,把成本压力分担在实景娱乐上,是今后的发展态势,前瞻性和核心优势,未来它们也将成为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

3.

/ 财务突围 /

一年前,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面对机构调研,说了近4000字,坦承了目前华谊面临的困局,全面反思了华谊所犯的错误,包括“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

而所有的“心直口快、承认困局”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财务转危为安,公司正向运转。

过去两年,华谊兄弟亏损几乎都是由计提商誉减值决定的。

首先明确一点,很多人都认为商誉减值是“黑天鹅”,但是商誉的决定因素很大情况也受大环境、市场信心和企业自身发展情况的综合作用,虽然会在数字上抵消当年的净利润,对公司现金流不会产生实际的影响。

而提前将商誉的隐患减掉,把商誉水平回归到一个更安全的范围,对企业的未来发展也会是一种松绑。

众所周知,华谊兄弟近两年商誉减值主要是由于早期对市场周期和资本规律的认识不深,在市场环境整体过热的情况下,个别投资相对激进。

目前,华谊将此前攻城掠地式的战略投资,转变为注重实际收益的财务投资;降低投资支出的同时,进一步控制商誉水平。

目前,华谊兄弟的战略投资,在逐步演化成财务投资,就是以上市公司提高净利收益为第一目标的投资,无需控股,就不会产生大额商誉。

华谊过往的财务投资成绩受市场认可,如投资掌趣科技(300315,股吧)就为公司提供了20亿现金收益;还有比较优质标的——银汉科技和英雄互娱仍有进一步跨越发展的机遇。

在投资风格由战略投资转变为财务投资后,一方面可实现公司资金的开源节流,另一方面也有效控制了商誉的产生。

华谊的财务突围,目前需要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效率,剥离与公司核心主营关联较弱的业务,大幅降低负债水平,回归健康发展的合理区间。

有记者问王中军,怎么顶过现在的情况,需不需要靠引入外部股东的方式来纾困?

王中军回答:

“我觉得谁都有这种想法,但我自己还想咬咬牙坚持过去。这时候你引进外部股东纾困了,在企业估值相对比较低的状况下,你未来会不会后悔?我对公司前景有期待,所以我还是用还债的方式。”

4.

/ 危中求机,蓄势待发 /

在2019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论坛上,一向心直口快的“老王”坦言,为把冬天扛过去,曾卖画解决问题。

面对华谊兄弟的现状,王中军还曾说过:

“为了公司安全性,为了生活,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什么可丢人的。” “如日中天的时候,你自己可能没有那么敏感,但你不好个两三年,就会对企业压力非常大。在巨大的变化面前,华谊掉队原因确实是很难用一句话来描述。”

风向标时时变化的文化传媒行业中,一味沉浸在过去的辉煌和失败中都没有用,过往经验加持着目前变革的决心才是发展的先决条件。

总体来看,经过两年的触底调整,华谊兄弟2020年在影视业务上呈现出“危中求机”的趋势,二十五年间有无数爆款经验、稳定内容上的核心竞争力、逐渐打造“影视+实景”,华谊兄弟仍然有望在新赛道上重新夺回优势。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