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恺英网络警示录:饮鸩止渴 资本的贪婪哪里是尽头?

时间:2020-03-11 08:17    来源:和讯

业绩快报巨亏21亿元引发市场震荡之后,恺英网络(002517,股吧)(维权)近日连续披露两则进展公告试图稳住局势,80亿仲裁案未将上市公司列入执行名单、被调查的离任监事取保候审——这3则公告分别对应着公司目前最迫切的三大困境。

2018年业绩下降九成之后,公司2019年直接陷入巨亏,主要原因是斥资28.71亿元收购的两家公司,业务无法持续或业绩下滑,计提商誉减值21亿元。

早期草莽模式不可持续,公司缺乏爆款产品,病急乱投医向韩国娱美德公司购买传奇IP,中间几经纠缠,最终交恶,赔了4.8亿元后,又被该公司索赔超过80亿元。

一年以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董事长金峰、总经理陈永聪等7名现任及前任董监高均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涉及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多项指控。

游戏行业曾经的快船之一恺英网络,目前处于无人掌舵的窘境。

恺英网络连环暴雷一年之际,我们尝试复盘这家明星公司的坠落,以及80后首富王悦身陷囹圄的过程,敲响警钟。

资本运作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近日,恺英网络(002517.SZ)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营业收入19.88亿元,同比下降12.96%,归母净利润-21.03亿元,同比下降1305.86%。

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收购而来的两家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和浙江盛和,因经营不可持续或业绩下滑,计提商誉减值21亿元。

2016年10月,公司首次收购浙江盛和20%股份,交易对价2亿元;2017年8月,公司再次以现金收购浙江盛和51%的的股份,交易对价16.07亿元,增值率2989.70%。不到1年时间,浙江盛和的估值从10亿元飙升至31.51亿元。第二笔交易,公司确认商誉20.82亿元。

2018年6月,公司继续以10.64亿元现金收购浙江九翎70%股份,增值率706.58%,这笔交易令公司确认商誉9.55亿元。

这两家公司均为游戏公司,浙江盛和主营业务为页游及手游,旗下产品包括网页游戏《蓝月传奇》、《梁山传奇》及手机游戏《王者传奇》、《龙腾传世》等;浙江九翎主要做H5游戏和微信小游戏。

浙江盛和2017年-2019年的业绩承诺分别为2.5亿元、3.1亿元、3.8亿元,浙江九翎2018年-2020年的业绩承诺分别为1.9亿元、2.2亿元、2.9亿元。

尽管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2018年均完成了业绩承诺,但2018年上市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营业收入22.84亿元,同比下降27.13%,归母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降89.17%,主要原因为公司金融资产减值、商誉减值、坏账损失等。

2019年上半年,浙江盛和净利润8279.31万元,浙江九翎净利润1960.48万元,均离其业绩承诺的一半相差甚远。

公司花28.71亿元控股的两家公司,不仅没能为公司带来业绩,反而因商誉减值令公司陷入巨亏,资本运作的根本目的何在?

核心竞争力应该是什么?

即便是在收购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扩充实力”之前,恺英网络也曾经被看作是中国游戏行业的种子选手之一。

2015年借壳泰亚股份上市后,公司形成游戏、平台、互联网高科技三大业务。

游戏主要包括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拳头产品包括《全民奇迹》等。截至2018年底,《全民奇迹》累计流水收入超过80亿元。

平台业务主要包括XY.COM网页游戏平台、移动应用平台XY苹果助手等。公司在2018年报中称,XY.COM已跻身页游厂商前三,截止2018年底累计活跃用户数1.2亿人次,累计充值额超过23亿元;XY苹果助手累计活跃用户数超过2.2亿人次,累计充值额突破15亿元。

不过,就业务来说,恺英网络的短板也很明显:页游已成明日黄花,手游才是当下趋势;手游《全民奇迹》是公司的业绩担当,背后的运营公司是天马时空,2018年底公司已将持有的天马时空20%股权转让给掌趣科技(300315,股吧)(300315.SZ);XY苹果助手并不具有核心竞争力,如今的市场主流是移动终端主导,独立应用商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豌豆荚PC、PP助手等均于近期停止运营。

这也是恺英网络宁可高溢价现金收购,也要将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收入麾下的主要原因。

说到底,还是公司缺乏真正的爆款产品,核心竞争力不够。行业爆发之时,中国互联网行业惯常的烧钱模式能够维持业绩增长,当行业下行,危机就会加速暴露出来。

业绩高峰的2017年,公司游戏板块和移动互联网板块营业收入分别为24.06亿元、7.28亿元;2019年上半年,上述两大板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2亿元、2.09亿元。

潮退后,裸泳者终将现身。

饮鸩止渴会有什么后果?

旗下产品后继无人,急于跟随手游趋势的恺英网络,想到了获取IP授权这条老路。

中国游戏行业不乏IP运营的成功者,实际上公司此前的拳头产品《全民奇迹》,IP就是来自韩国。但行业中IP乱象也不少,IP归属权争议、同一个IP多次授权等等;公司的交易对手娱美德,就因IP授权与多家企业持续纠纷甚至对簿公堂。

2016年10月,娱美德授权恺英网络子公司浙江欢游将传奇IP应用于网页游戏和移动游戏中,转让价格2.98亿元。

随后,因传奇IP本身存在争议,浙江欢游想反悔,但娱美德不答应,发起仲裁追讨IP转让款,恺英网络与娱美德交恶。

随后,娱美德向恺英网络子公司浙江九翎等发起多项国际仲裁,理由是公司旗下多款传奇游戏涉嫌侵权,索赔金额合计超过80亿元。

2019年5月,在新加坡ICC国际仲裁中,浙江欢游败诉,被判赔4.8亿元。其他仲裁已经开庭进入审理阶段,公司如何自保?

实际上,恺英网络在版权方面一向问题颇多。在获得传奇IP授权前,公司旗下大量传奇类游戏在营,2015年公司旗下游戏产品就包括《蜀山传奇》、《斩龙传奇》、《传奇霸业》等。获得IP授权本来是一个洗白的良机,最后却成为引发巨额仲裁的导火索。

另一方面,因版权问题找上恺英网络的不止娱美德一家,腾讯也因为《地下城与勇士》、《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向恺英网络提起诉讼,分别索赔5000万元。

资本的贪婪哪里是尽头?

2015年借壳上市后,借着游戏资本化热潮,恺英网络市值一度逼近500亿元大关。完成收购布局和实现“质押式套现”之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有意退出公司管理。

2018年7月,王悦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陈永聪接任;2019年2月,公司改组董事会,王悦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一职由金峰接任。

启信宝显示,近几年,王悦在教育领域多有布局,2017年-2018年投资了上海我瞧教育科技等多家公司。不过,王悦一直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股东,截至目前,王悦直接持有上市公司21.44%的股份。

2019年初,王悦“失联”“被控制”的传言不胫而走,3月底确认失联,直到6月份才搞清楚去向: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有关部门正式逮捕。

王悦的继任掌舵者——董事长金峰和总经理陈永聪,也在随后接受调查。除了这3人,公司还有多位现任及离任董监高人士被调查,包括:现任副总经理冯显超,原监事会主席林彬,原董事、董秘、财务总监盛李源,原董事李思韵等。

恺英网络窝案,震惊A股。

总结起来,他们涉及的罪名包括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所涉问题,大致可以归结为两类:恺英网络斥资28.71亿元收购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存在灰色交易;借助两宗大型收购,2017年前后,操纵公司股价获利。

王悦等人正在等待法律的裁决,不过,资本的贪婪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何时才是尽头呢?

因上述原因,投资者们正在联合发起对公司的证券诉讼,巨额索赔之下,公司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更关键的是,多位董监高人士接受调查,其他高管纷纷离职,谁来带领恺英网络冲出泥潭呢?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